玩具总动员3

本文发布于 2010 年 7 月 24 日 20:25

ANDY要上大学了,玩具们面临被抛弃的危险。我以为这只是PIXAR的动画而已。然而,今天,我忽然记起我也要上大学了,我也是ANDY。 我的房间乱的已经不能用猪窝来形容了,所以我要收拾东西,包括橱里没用的也要处理掉。打开橱门,开始收拾,我就发现我又进入了回忆。因为我收拾时,碰到了这些东西。

软盘 只有半个外壳,里面的盘片已不知去向。我曾透过盘片来看日食。现在,只能当废品扔了
塑料模具 小时候玩橡皮泥,得到一个玉米形状和一个香蕉形状的小模具,把橡皮泥放进去,摁一摁,拿出来,就是玉米或香蕉形状。后来我把卫生纸弄湿,摁进去,干了后再拿出来,就是玉米形或香蕉形的一个小玩意,家里还有彩色的餐巾纸,也如此这般试验。做出来的效果很不错。我对这一创新深感自豪。现在,我还舍不得扔,挑出其中最好的几个,与玉米形模具(香蕉形的已经找不到了)一起保存着。其余的,扔掉。
瓦楞纸做的公鸡雕塑 我有一段时间很迷瓦楞纸手工,只是很难做成和书上一样的东西(就像你去肯德基永远吃不到和图片一样的汉堡一样),这个公鸡算是做得最好的了。当时为了好玩,我还在它的中心割出了一个空腔并做了“暗门”。现在,扔掉
三个胸章 我对胸章这类的东西向来不过敏,这些胸章从未戴过。现在,扔掉。
一小把铁棒 安装铆钉是没用的那一截。上小学时,有人在安装广告牌,我就在下面捡那一小截铁棒。当时有不少孩子争着捡,如果能捡着一个特别的(比如还没用的铆钉),那很长面子呢。现在,扔掉。
几个毛线绒球 有段时间很迷这个,某天一气做了三个,就是这三个。现在,扔掉。
很多卡片 收集了很多卡片,就是觉得那种整齐划一的一摞很好看。现在,扔掉。
一个盒子 爸爸某条腰带的包装盒,因为材质不是瓦楞纸,所以觉得很新奇,一直装重要的小东西。现在,扔掉。
一套黑白棋 一个巧克力礼盒附赠的,棋子少了两三个。现在,电子产品上的更方便,所以扔掉。
一个小剪刀 当时觉得有把折叠式剪刀很方便,虽然用来破坏更多一些,主要是能折叠这点很吸引人。现在,由于生锈且过度损坏,扔掉。
几个纸盒子 茶叶、衣服的包装盒,我用它来装那些小玩意。现在,扔掉。
一些挂坠及绳子 当时只是觉得那个挂坠很新奇,从来没戴过。现在,扔掉。
木制/塑料陀螺若干 以前觉得这是很需要运气及技术的游戏,买了后没多久,能让陀螺转的东西就坏了。现在,扔掉。
纸叠忍者飞镖 用卡纸叠的。很规则的有四个角。叠完后再也没怎么玩过。现在,扔掉。
塑料模型飞机 买的别人以准备好的零件,自己安装起来的。弄起来后没再玩过。现在,扔掉。
塑料弓箭 弓弦是橡皮筋,箭是牙签,有点杀伤力。现在,扔掉。
扑克 记得曾和MC在某暑假打三十来副扑克。这是其中的一副。现在,扔掉。
小飞盘及发射器 飞盘直径约4厘米,厚约2毫米,透雕花。以前用这个及很多很多玩具/杂物,和MC玩一种类似台球的游戏。现在,扔掉。
一小罐铁砂子 小学用东西换来的,换来后基本没用,不过最近用其中一粒给一个同学修好了自动铅。现在,好沉,再说吧。
滑轮 觉得这种机械很有意思,但由于没有合适的夹持装置,这种游戏基本未成功过。现在,扔掉。
可伸缩天线 小学时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玩的东西,也是用来指黑板的不错教具。但大了就再无兴趣。现在,先留着吧。
很多钢珠 觉得这是很好玩的东西,忘了是谁了给我的。现在,先留着吧。
毛边纸和毛笔 以前练字的“遗物”。现在,留着。
国画颜料和毛笔 以前学国画的“遗物”。现在,留着。
水彩颜料及调色盒 以前画水彩画的“遗物”。现在,扔掉。
废旧手机、电池 现在,由于没地儿扔,先留着。
木制象棋 现在已完全没兴趣,棋子也不全了。现在,留着点个东西挺方便。
跳棋 从来没玩过。现在,待审。
平衡球迷宫 当年我和MC联手打造的。现在,留着。
旧铅笔盒 小学用的。现在,扔掉。
金鱼线 现在,直接扔掉。
潍坊风筝工艺品 现在,留着。
光碟包 现在,留着。
旧异型积木玩具 当时玩的那叫一个迷啊。现在,待审。

ANDY的玩具,最终的结局是美好的。我的这些旧物,有的不是“死”得其所。阿门~ 扒拉着这些东西,我一不小心就进入了《玩具总动员3》的结局部分——象ANDY一样,我也玩了起来。 然而这终究会过去。 有时候,自己变回个小孩子多好啊~

只有那些已经长大,但却仍然保持了童心的人,才是真正的人。

By Erich Kästner

One thought on “玩具总动员3”

Leave a Reply to Ann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